當前位置:
首頁
> 信息公開 > 發展規劃
索引號: 0713/2017-00476 公開日期: 2017-11-01
發布機構: 電子政務辦 文號:
湖北省武穴市地質災害防治規劃(2016-2020) 發布日期:2017-11-01 瀏覽次數: 字體:[ ]

前   言

武穴市位處湖北省東部邊緣,大別山余脈南麓,長江中游下段北岸。由於市內地質條件復雜、降雨豐沛、人類工程活動強烈等因素,造成我市地質災害發生種類多、集中連片分布。

武穴市地質災害類型有滑坡、崩塌、泥石流、不穩定斜坡和地面塌陷。由於地質條件復雜,礦產開發、交通與城市建設等工程活動強烈,引發的地質災害也越來越多,幾乎遍布武穴市主要地質災害發育鄉鎮,集中分布在北部山區余川鎮,尤其在2016年受特大暴雨影響地質災害集中爆發,地質災害已嚴重威脅到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破壞了地質環境與自然生態環境,給社會經濟發展和社會安定造成了不良影響,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經濟建設的可持續性發展。科學規劃地質災害防治工作,合理利用地質環境資源,避免和減輕致災地質作用給人民生命和財產造成的損失,對維護社會穩定、保障生態環境安全、促進國民經濟可持續發展、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具有重要意義。

《武穴市地質災害防治規劃(2008∼2015年)》(以下稱規劃)是我市根據國務院《地質災害防治條例》於2008年編制的第一部地質災害防治規劃,該規劃於2008年12月頒布實施。首輪《規劃》的頒布實施,使得我市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目標明確,方法可行有效,步入了有章可循的科學化防災軌道,經過第一輪規劃期,我市地質災害防治各方面工作取得一定進展。一是建立比較完善的地方性地質災害防治法規體系和市、鄉鎮、村三級地質災害防治監督管理體系,使地質災害防治管理工作形成有法可依、步調一致、分級進行、協同作戰。二是完善我市地質災害群測群防監測網,初步形成重大地質災害隱患專業監測網,健全分級管理責任制,確保每一個地質災害隱患點落實到責任主體和責任人。三是對部分特別危險、危害嚴重的重大地質災害隱患點(余川鎮彭河村二組不穩定斜坡、余川鎮余沖村一組滑坡等)進行勘查治理。四是積極推行、嚴格執行“建設項目地質災害危險性評估制度”,加強地質環境行政管理,約束不合理人類工程活動,控制不合理工程活動引發的地質災害。五是建立了全市監測預警體系,聯合氣象局汛期發布地質災害氣象預警信息,取得較好效果。總之,通過本規劃期工作,我市地質災害造成的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有明顯減少,社會廣大公眾防范地質災害的意識明顯增強。

近年來,隨著武穴市建設和社會經濟持續不斷發展,人類工程活動日趨頻繁,對於地質環境的影響與破壞愈加強烈,由此形成的地質災害隱患日益增多,上一輪規劃(《武穴市地質災害防治規劃(2008∼2015年)》)編制至今,全市地質災害發生了較大變化,地質災害防治工作面臨著新的發展形勢,編制上一輪規劃進行修編即編制《武穴市地質災害防治規劃(2016∼2020年)》已迫在眉睫。

本規劃編制的依據為:《地質災害防治條例》、《湖北省地質環境管理條例》、《省國土資源廳關於做好2016年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的通知》(鄂土資函﹝2016﹞384號)等法律法規和文件﹔《規劃》基於武穴市地質災害現狀,並與《黃岡市地質災害防治規劃(2009∼2020)》、《武穴市城市總體規劃(2013∼2030年)》等規劃相銜接。本《規劃》主要針對市內滑坡、崩塌、泥石流、不穩定斜坡以及地面塌陷等5種地質災害。本《規劃》適用於武穴市境內2016~2020年開展地質災害防治工作領域。

本規劃年限為2016∼2020年,編制期為2016年,實施基准年為2017年,規劃期為2020年﹔近期為2017∼2020年,展望期為2021∼2025年﹔規劃引用資料截止日期為2016年12月。

一、地質災害現狀與防治工作進展

(一)地質災害現狀

武穴市上一輪地質災害防治規劃共納入38個地質災害點,經過工程治理、搬遷避讓、監測預警已有21處地質災害點因達到穩定狀態或無威脅對象進行了核銷,將其余17處地質災害點納入本輪的規劃。自上一輪規劃實施以來,歷年來新增上報的地質災害點共計31處。綜上,納入武穴市本輪規劃的地質災害點共計48處,按照行政區劃對地質災害點分布狀況進行統計(見表1-1)。

武穴市地質災害分鄉(鎮)統計表   表1-1

   災害類型

鄉鎮

辦事處

滑坡

崩塌

泥石流

地面塌陷

不穩定斜坡

小計

小型

小型

小型

小型

梅川鎮

4

4

余川鎮

13

1

1

6

21

花橋鎮

3

3

大金鎮

2

1

1

4

四望鎮

2

1

3

大法寺鎮

2

5

7

田鎮辦事處

3

2

1

6

合   計

29

2

1

7

9

48

由於武穴市北高南低的地形以及強烈採礦活動,地質災害多密集分布在北、西南部的低山丘陵區,以滑坡、不穩定斜坡和地面塌陷為主。滑坡和不穩定斜坡災害集中分布在北部余川鎮、梅川鎮﹔地面塌陷災害集中分布在西南部的大法寺鎮、田鎮,北部山區地質災害由於建房修路切坡及強降雨誘發,南部地面塌陷災害主要強烈礦業活動誘發。地質災害發生主要發生於6~8月,共34處,佔地質災害總數71%,其余時間發生地質災害14處,佔地質災害總數29%。

我市地質災害共有48處,規模均為小型。按照險情等級劃分,中型地質災害點3處,小型地質災害點45處。根據調查情況按評估標准進行評價:市內地質災害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總額為214.8萬元,威脅財產5909萬元,威脅人口1481人。

其中滑坡28處,佔地質災害總數的58.3%,已造成直接經濟損失為163.3萬元,佔總直接經濟損失的76.0%,威脅財產2970萬元,佔威脅總財產50.3%﹔不穩定斜坡9處,佔全市地質災害總數的18.8%,已造成直接經濟損失為13萬元,佔總直接經濟損失的6.0%,威脅財產2275萬元,佔受威脅總財產38.5%﹔地面塌陷8處,佔地質災害總數的16.7%,已造成直接經濟損失為38.3萬元,佔總直接經濟損失的17.8%,威脅財產609萬元,佔威脅總財產10.3%。其他地質災害3處,佔全市地質災害總數的6.2%,已造成直接經濟損失和威脅財分別佔相應總數的比重不足1%。

本輪規劃的48處地質災害點中,穩定的有13處,佔總數的27%,基本穩定的有10處,佔總數的21%,不穩定的有25處,佔總數的52%。

(二)十二五期間地質災害防治成效

1、地質災害防治制度與組織體系不斷完善

2003年11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394號批准《地質災害防治條例》自2004年3月1日起施行。湖北省人民政府根據人為誘發地質災害特別嚴重的實際情況, 2001年5月31日省人大常務委員會審議通過《湖北省地質環境管理條例》(湖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公告第八號),並於2001年8月1日起施行。根據《湖北省地質環境管理條例》,經省人民政府同意,2002年5月29日湖北省國土資源廳發布了《湖北省地質災害防治分級管理意見》。

武穴市人民政府出台了《武穴市突發地質災害應急預案》、《武穴市年度地質災害防治方案》等,針對武穴市地質災害點多、面廣、危害大、多在汛期發生的特點,市國土資源局制定了地質災害防災預案制度、地質災害速報制度、地質災害險情巡查制度、地質災害汛期值班制度,以期早發現災情,把損失降低到最小程度。

武穴市各級人民政府均成立了地質災害防治領導小組,初步建立市、鄉鎮、村組三級管理體系。對於突發性地質災害,基本建立了以國土資源局為指揮核心,基層快報,專業隊伍快速出動的快速反應體系。

對不同級別的地質災害點實行分級監測管理,群專結合﹔對於重大地質災害隱患點由群眾日常監測和專業隊伍定期監測相結合,對於一般地質災害隱患點由群眾監測為主。監測體系的建立,掌握了地質災害隱患點的動態信息,為地質災害的防治決策提供了可靠依據。

對於突發地質災害,基本建立了以市國土局為指揮核心,基層快報,專業隊伍快速出動的快速反應體系。基本程序為:突發地質災害村級監測點快報→鄉鎮快報→市國土局指揮→專業技術隊伍快速出動→突發性地質災害點應急調查→專業技術隊伍提交報告→應急處置。

2、調查評價工作進展較大

十二五期間我市組織專業技術單位開展全市地質災害調查與評價,編制了《武穴市地質災害調查與防治區劃報告》(1:10萬)、《武穴市地質災害防治規劃(2008~2015年)》等報告。每年汛期新增地質災害點,均展開了調查與評價並編制了應急調查報告、簡報等。十二五期間,我市地質災害的調查與評價工作進展較大。

3、監測預警網絡逐步健全

監測預警預報網絡逐步健全,十二五期間我市在監測預警方面爭取上級資金和地方自籌資金累計21萬元。根據《武穴市地質災害防治規劃(2008~2015年)》將全市38個地質災害點劃分為市級監測點18個,鎮級監測點8個,村級監測點12個,對每個監測點都落實到人,並簽定責任書,並對每個災害點所在負責人發放地質災害防災避險明白卡,讓每個災害體受影響居民充分了解防災避險知識,一旦進入臨災狀態,人人都做到有序撤離危險區,形成一個較為完善的群測群防監測體系。監測網絡的形成,使其及時提供了監測點的動態信息,為地質災害防治決策提供了可靠依據,有效地避免了地質災害可能造成的重大人身傷亡事故及財產損失。

4、綜合防治效果顯著

十二五期間我市採取工程治理、搬遷避讓等措施對地質災害實施綜合治理,成效顯著。5年來累計爭取省級財政治理工程資金700萬元,對武穴市余川鎮余沖村一組高邊坡等4個地質災害點實施工程治理,解決受威脅130戶674人口人,爭取搬遷避讓項目3個,爭取資金45萬元,解決受威脅人口65人。5年來地方自籌資金57萬元(含2016年市政府下撥應急處置資金30萬元),實施工程治理項目2個,解決受威脅人口28人,實施搬遷避讓工程2處,解決受威脅人口25人。

5、礦山地質環境恢復治理工作得到加強

十二五期間我市加強礦山的恢復治理工作,爭取省級財政資金150萬元對武穴市田鎮循環經濟試驗區礦山地質環境實施恢復治理,解決受礦山地質環境威脅的群眾126人。為對我市礦山地質環境進行全面恢復治理,我市組織編制了《武穴市礦山地質環境生態修復綜合治理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擬對全市70余礦山進行恢復治理。

6、地質災害防治監督管理得到加

實行了地質災害防治工程單位資質管理。為使地質災害防治工作有序開展,對地質災害防治單位進行了資格審查認定,實行了資質分類、分級統一管理,有效地控制了不合格隊伍進入地災防治市場。

實行了地質災害防治分級管理責任制。為使地質災害防治工作落到實處,增強管理者的責任感,湖北省國土資源廳於2002年發布了《湖北省地質災害防治工作分級管理意見》,明確了各級政府的責任、工作方法及工作要求,實行地質災害防治分級管理,推行責任管理制度,下級對上級負責。

加強與交通、旅游等部門的合作與分工。根據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鄂政辦電〔2016〕37號文《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加強山區公路沿線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的通知》,明確了政府主要負責人對轄區內公路沿線地質災害防治負總責,交通行政主管部門具體負責,國土部門提供技術指導﹔根據鄂旅游發〔2016〕9號文《關於加強A級旅游景區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的通知》明確了A級景區及其產權單位是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的主體單位,國土部門負責監管和指導,同時明確了景區開發建設項目應按照有關規定開展地質災害危險性評估。

7、地質災害防治知識得到普及

十二五期間我市特別加強對地質災害防治知識的宣傳和普及。縣國土資源局採用集中宣傳和經常性宣傳相結合的辦法,利用多種形式、多種媒體開展通俗易懂的宣傳教育活動。5年來累計舉辦各類宣傳培訓活動21次,開展各類地質災害應急演練50次,發放各類地質災害防治宣傳手冊12000份,受教育和培訓人員1600人次。通過宣傳,普及了地質環境保護知識,增強了各級領導和廣大群眾的地質環境保護和地質災害自我防范意識。

(三) “十三五”期間地質災害防治面臨的形勢及挑戰

1、地方性地質災害防治法律法規不健全

《地質災害防治條例》(國務院394號令)、《湖北省地質環境管理條例》(2001)為地質災害防治基本法律依據,為了進一步貫徹與落實這些法律,有必要從我市實情出發,進一步健全與完善地方性地質環境管理與地質災害防治的有關法規、制度和實施辦法,如編制礦山開發地質環境管理實施細則、地質災害責任界定與地質災害防治管理辦法等,從而更好的適應武穴市地質環境保護與地質環境行政管理的需要。

2、地質災害防治能力建設亟待加強

市地質災害防治行政主管常設機構為市國土局,目前在編具體管理工作人員1名﹔各鄉鎮所、分局一般為4~9人,地質災害防治專職人員一般為1名﹔而每年汛前排查、汛中調查、汛後核查等地質災害防治任務比較重,要求越來越高、且需要經常做、反復做﹔人員少,車輛設備不全,經費不足使未來一段時間的地質災害防治工作面臨著挑戰。

從事地質災害防治的專業人員嚴重不足,地質災害防治專業化水平不高,基層群眾地質災害防治意識還比較淡薄,防災能力亟待提升。

3、地質災害防治監管任務艱巨,地質災害防治經費尚存缺口

我市地質災害數量較多、分布相對集中,多發生在偏遠山區,交通十分不便,不僅加大了防治工作的難度,也造成了防治工作經費緊張,給地質災害防治監管、巡查、搶險帶來重重困難。根據我市市情,對於絕大多數地質災害點,隻能通過發動廣大群眾,在專業隊伍的指導下,進行適時監測,一旦遇險便搬遷避讓,這是工作的主體部分﹔但這部分工作必須要有政府主管部門的有力監督管理,才能起到真正的效果。還有一些地質災害危險點,分布在人口和建筑物相對集中的地區,避讓難度很大,急需進行勘查治理。

省級地質災害防治專項資金為我市地質災害防治工作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為預防災害發生、減少災害損失發揮了應有的作用﹔但由於我市地質災害點多面廣,需要花錢的地方很多,十二五期間我市累計實施工程治理和搬遷避讓的項目10個,僅佔規劃內地質災害總數的1/4,並且每年還有不斷新增的地質災害。同時,災區又多是貧困山區,地方出資極其有限,國家、省財力不足,造成我市地質災害防治經費仍有缺口,特別是一些重大地質災害隱患點難以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理。

3、已有的地質災害隱患多,各類工程活動不斷誘發新的地質災害

通過調查,已基本摸清了我市地質災害“家底”,但因人為工程活動的不當,又有新的隱患點產生,使我市地質災害防不勝防。如群眾切坡建房,不注重護坡,往往是房屋建好了,新的地質災害隱患也來了。再如公路建設,隻注重建路,不注重修坡,一場暴雨下來,滑坡堵車,甚至出現滾石險情。如此種種,地質災害防治需要多方面的共同努力。

4、地質災害監測網絡與信息系統建設還不完善

地質災害監測系統還不夠完善,專業監測僅限於個別點,內容單一,監測網控制面積及精度不夠,由於經費的嚴重不足,專業監測儀器、設備十分缺乏,監測手段落後,精度不高。地質災害信息系統建設進展較慢,尚處於基本數據庫建設階段,地質災害數據更新、傳遞、動態查詢功能較差,距實用要求有較大差距,難以實現信息資源共享和提供快速決策服務。

5、地質災害應急調查、處置任務繁重,技術支撐薄弱

地質環境條件較復雜,人為工程活動強烈,崩塌、滑坡、不穩定斜坡、泥石流等突發性地質災害此起彼伏,僅2016年6月境內就產生突發地質災害30余處,應急調查、處置任務十分繁重。在應急調查與處置中,往往需要對災害原因、影響因素、穩定性、危害程度與范圍等進行專業技術分析,在此基礎上才能提出合理正確的防治意見,而我市尚末建立公益性地質災害防治專業機構,隨著未來地質災害應急調查、防治設計、治理工作大量增加,技術管理人員緊缺、技術支撐薄弱的窘境將更為突出,難以適應新時期的需要。

6、社會經濟發展對地質災害防治提出了更高要求。

 “十三五”期間是我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根據省委省政府部署,明確提出加強防災減災體系建設,提高地質災害防御能力,將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全面落實五大發展理念。這些目標和部署都對地質災害防治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地質災害防治的工作需更加科學和精准。

“十三五”期間,根據國家、省市防災減災要求,我市仍需進一步完善地質災害調查評價體系、監測預警體系、綜合治理體系、應急防治體系和基層防災能力建設,提高地質災害綜合防范和抵御能力,確保人民群眾和國家財產的安全,為社會經濟發展和改善民生提供地質環境安全保障。

二、規劃指導思想、原則與目標

(一)規劃指導思想

全面貫徹黨的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會精神和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緊緊圍繞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全面落實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發展理念,牢固確立“三維綱要”,全面推進“五個湖北”建設,主動適應湖北省經濟社會發展新常態,建設我市更加高效的地質災害防治體系,充分依靠科技進步和管理創新,加強統籌協調,提高防治效率,全面提升地質災害防治能力。

(二)規劃原則

以人為本,協調發展。始終堅持以人為本,把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作為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通過減輕地質災害風險促進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

統籌規劃,協調聯動。堅持全市地質災害防治一盤棋,緊密結合全市重大發展戰略和不同地區地質災害特點及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科學規劃、統一部署,重點推進全市重項目規劃區以及貧困地區的地質災害防治工作。

預防為主,防治結合。加強地質災害防治宣傳力度,不斷增強全社會地質災害防范意識和能力,科學運用調查評價、監測預警、應急處置、綜合治理等多種手段開展地質災害防治工作,有效規避地質災害風險,全面提高地質災害防治水平。

依法依規,科學減災。加強地質災害防治法律法規、標准規范體系建設,充分認識地質災害突發性、隱蔽性、破壞性和動態變化性特點,強化基礎研究,把握其發生變化規律,促進高新技術的應用和推廣,科學防災減災。

(三)規劃目標

以最大限度避免和減少人員傷亡及財產損失為目標,盡心盡力維護群眾權益,全面構建全市“四位一體”地質災害防治網格化管理體系﹔完成我市地質災害詳細調查,完成我市地質災害防治高標准“十有縣”建設,實現地質災害氣象預警預報工作全覆蓋,完善提升以群測群防為基礎的群專結合監測網絡,基本完成已發現的威脅人員密集區重大地質災害隱患的工程治理。全面加強實施地質災害調查評價、監測預警、綜合治理和應急體系建設四大工程,全面提升基層地質災害防御能力,初步建立地質災害風險管控體系,使因地質災害造成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明顯減少,地質災害對社會經濟和生態環境的影響明顯減輕。

(四)主要任務

1、建立完善我市網格化管理體系。以縣(市、區)為單元,逐步建立鄉(鎮)、村、國土資源所、地質環境監測保護站“四位一體、網格管理、區域聯防、績效考核”的地質災害防治網格化管理體系,全面提升基層地質災害防御能力。

2、完成我市地質災害調查評價工作。全面完成我市1:5萬地質災害詳細調查和南部重點地段岩溶塌陷調查工作,統一開展全市地質災害隱患排查及年度汛前排查、汛中巡查、汛後復查工作﹔進一步開展重大工程區環境地質調查,為我市的地質災害防治提供基礎科學支撐。

3、完善監測預警網絡,完善地質災害氣象預警網絡建設。強化重點地區監測預警能力建設,開展重大地質災害隱患點的專業監測工作,完善縣、鄉、村三級群測群防網絡。

構建國土、氣象等部門聯合的信息共享平台,建立預報會商和預警聯動機制,加強監測預報,加強科研,提升預警精度。

4、加快推進扶貧搬遷與工程治理工作。結合扶貧開發、生態移民、新農村建設、小城鎮建設及土地整治,對危害程度高、治理難度大的地質災害點實施有計劃、有步驟的搬遷避讓。基本完成已發現的威脅人員密集區重大地質災害隱患的工程治理。

5、加大地質災害應急防治工作力度。健全地質災害應急組織管理體系、完善我市地質災害應急技術支撐、信息網絡應急系統平台及應急響應機制。應對極端氣候影響,開展地質災害應急調查、評價及處置工作,降低人民群眾遭受災害威脅。

6、加強地質災害防治能力建設。全面完成我市地質災害防治高標准“十有縣”建設﹔完成應急指揮、監測預警及遠程會商三大平台建設及推廣運用﹔加強地質災害應急能力建設﹔完善地質災害防治信息系統﹔加大地質災害防治宣傳培訓力度﹔加強地質災害防治科學研究。

三、地質災害易發區和重點防治區

(一)地質災害易發分區

地質災害易發程度是根據區內地質環境條件、地質災害發育強度(頻度、面積、體積)以及人類工程活動特征進行劃分的,根據《湖北省武穴市地質災害調查與區劃》報告中的劃分原則和分區標准,劃定武穴市各災種地質災害高、中、低和非易發區,並按災種劃分為若干易發亞區(附圖1和表3-1)。各類易發區面積分別為:高易發區的面積為154.5km2,中易發區的面積為384.6km2,低易發區的面積為597.1km2,非易發區的面積為109.8km2﹔各易發區分別佔全市總面積的12.4%、30.9%、47.9%和8.8%。

武穴市地質災害易發分區表             表3-1

易發區

易發亞區

代號

面積(km2

合計(km2

高易發區

(A)

余川鎮彭河村∼余川鎮桃樹嶺滑坡不穩定斜坡高易發區

A1

39.0

154.5

大法寺鎮張百珂村∼四望鎮劉壽村滑坡、地面塌陷高易發亞區

A2

88.9

花橋鎮楊二嶺村-大金鎮花園村滑坡高易發亞區

A3

14.9

梅川鎮下趙村-梅川鎮峰口村滑坡高易發亞區

A4

11.7

中易發區

(B)

四望鎮吳興村∼田鎮辦事處中官村滑坡中易發亞區

B1

108.4

384.6

梅川鎮困龍村∼花橋鎮楊二嶺村滑坡、不穩定斜坡中易發亞區

B2

276.2

低易發區

(C)

梅川鎮柏樹下村∼花橋鎮鄭公塔∼武穴辦事處二裡半社區滑坡低易發區

C

597.1

597.1

非易發區

(D)

武穴市區東側的武穴街辦新礬村∼龍坪鎮朝陽村∼萬丈湖農場戴佰章

D

109.8

109.8

1、地質災害高易發區(A)

(1)余川鎮彭河村∼余川鎮桃樹嶺滑坡不穩定斜坡高易發區(A1

該區位於武穴市北北東側,均屬於余川鎮,面積為39.0km2,佔全市總面積的3.13%﹔地貌為中低山區,最高標高為1063.4m,最低標高為80m,相對高差較大,地形切割強烈,坡角為35∼50°,山坡植被發育。出露的地層主要為早白堊紀黃家灣單元二長花崗岩,淺部岩石風化強烈,呈粗砂狀、碎塊狀,工程地質性狀較差,深部岩石較完整,呈塊狀,局部節理裂隙發育。該區人類工程活動較強烈,主要為地形條件限制的人工切坡建房,切坡修建旅游公路設施等,存在較大的地質災害隱患。

該區目前發育有16處地質災害,其中滑坡9處,不穩定斜坡5處,崩塌1處,泥石流1處﹔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33.3%,地質災害點密度為0.41個/km2,總面積為1.45×104m2,總體積4.28×104m3,地質災害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差5處,穩定性較差11處,險情等級為中型的1個,15個為小型,地質災害已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73萬元。威脅人口439人,威脅資產2465萬元。

(2)大法寺鎮張百珂村∼四望鎮劉壽村滑坡、地面塌陷高易發亞區(A2

該區位於武穴市西側,橫跨田鎮辦事處、大法寺鎮和四望鎮,面積為88.9km2,佔全市總面積的7.1%﹔地貌為低山丘陵區和長江沖積平原,最高標高為285m,最低標高為22m,相對高差為265m,地形坡度為25∼35°,山坡植被不發育。區內第四系全新統粉質粘土、砂礫石和更新統網紋狀粉質粘土,出露的基岩由北至南地層逐漸變新,主要震旦系陡山沱組燈影組灰岩、寒武系下統牛蹄組、石牌組天河板組石龍洞組泥質灰岩、志留系中統墳頭組粉砂岩,三疊系中統嘉陵江組灰岩、下統大冶群灰岩,侏羅系下統王龍灘組石英砂岩﹔該區岩石風化較弱,岩體結構較好,局部地段被第四系殘坡積層覆蓋。該區人類經濟工程地質活動強烈,主要為礦山(採石、採煤業)開發,以往採煤留下的採空區,目前已給當地的居住環境、生活帶來了較大的隱患,應引起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其次為人工切坡建房和修路引發的環境地質問題。

該區目前發育有15處地質災害,其中滑坡7處,地面塌陷7處,不穩定斜坡1處﹔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31.25%,地質災害點密度為0.17個/km2,總面積為11.94×104m2,總體積18.05×104m3,地質災害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差5處,穩定性較差10處,災情等級均為小型,地質災害已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41.3萬元。威脅人口883人,威脅資產1749萬元。險情等級中型2處,小型13處。

(3)花橋鎮楊二嶺村-大金鎮花園村滑坡高易發亞區(A3

該區位於武穴市北部,該區橫跨花橋鎮和大金鎮二個鎮,面積為14.9km2,佔全市總面積的1.19%﹔地貌為中低山區,標高為200∼800m,溝谷切割深度150∼350m,山坡坡度為35∼45°,區內地勢起伏,地面平均坡度25°左右。出露的地層主要為中元古代紅安群淺粒岩、中古代超基岩性、中元古代基性岩、早白堊紀趙俊單元二長花崗岩。本區構造斷裂較發育,地表岩石風化強烈,局部風化呈砂狀、碎塊狀,工程地質性狀較差。該區人類工程活動主要為切坡建房和修建公路。

該區目前發育有6處地質災害,其中滑坡4處,崩塌1處,不穩定斜坡1處﹔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12.5%,地質災害點密度為0.40個/km2,總面積為2.3412×104m2,總體積21.93×104m3,地質災害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差4處,穩定性較差2處,災情等級均為小型,地質災害已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2.2萬元。威脅人口72人,威脅資產395萬元。險情等級均為小型。

(4)梅川鎮下趙∼梅川鎮峰口村滑坡高易發亞區(A4

該區位於武穴市北北西側,均屬於梅川鎮,面積為10.4km2,佔全市總面積的0.8%﹔地貌為低山丘陵區,最高標高為194.6m,最低標高為60m,相對高差為130m,地形坡度為25∼45°,山坡植被較發育。出露的基岩主要為早白堊紀東安河超單元二長花崗岩、早白堊紀鵲兒坡單元二長花崗岩、早白堊紀梅川超單元二長花崗岩和中元古紅安群淺粒岩和白雲石大理岩。淺部岩石風化較強烈,工程地質性狀較差,人工切坡後易形成潛在的滑坡隱患。

該區目前發育有3處地質災害,均為滑坡﹔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6.25%,地質災害點密度為0.25個/km2,總面積為5400m2,總體積1.41×104m3,地質災害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均較差,災情等級均為小型,地質災害已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65萬元。威脅人口31人,威脅資產510萬元。險情等級均小型。

2、地質災害中易發區(B)

(1)四望鎮吳興村∼田鎮辦事處中官村滑坡中易發亞區(B1

該區位於武穴市南西側,橫跨四望鎮、大法寺鎮和田鎮辦事處二個鄉鎮1個辦事處,面積為108.4km2,佔全市總面積的8.7%﹔該區屬丘陵隴崗區,崗坡平緩,崗隴相間,山頂標高為113∼323m,地形坡度一般為25∼35°。出露的地層較齊全,主要為第四系沖積層,基岩由北至南地層由老至新,分別為震旦系下統耀河組石英砂岩、震旦系上統燈影組白雲岩和陡山沱組千枚岩、志留系中統墳頭組砂頁岩、泥盆系上統雲台觀組粉砂岩、二疊系下統茅口組灰岩、三疊系下統大冶組灰岩。本區斷裂構造較發育,主要為北西向斷裂構造,岩石節理裂隙較發育,老地層風化強烈,工程地質性狀較差。本區人類工程活動強烈,主要露天採石和修建排洪設施。

該區目前發育有1處地質災害,為滑坡1處,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2.6%,地質災害點密度為0.01個/km2,總面積為1750m2,總體積3500m3,地質災害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較差,災情等級為小型,地質災害已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10萬元。威脅資產200萬元。險情等級小型。

(2)梅川鎮困龍村∼花橋鎮戴文義村滑坡、不穩定斜坡中易發亞區(B2

該區位於武穴市北部,該區橫跨梅川鎮、余川鎮、花橋鎮和大金鎮四個鎮,面積為276.2km2,佔全市總面積的22.2%﹔地貌為中低山區,標高為200∼800m,溝谷切割深度150∼350m,山坡坡度為35∼45°,區內地勢起伏,地面平均坡度25°左右。出露的地層主要為中元古代紅安群淺粒岩、中古代超基岩性、中元古代基性岩、早白堊紀趙俊單元二長花崗岩。本區構造斷裂較發育,地表岩石風化強烈,局部風化呈砂狀、碎塊狀,工程地質性狀較差。該區人類工程活動主要為切坡建房和修建公路。

該區目前發育有5處地質災害,其中滑坡3處,泥石流1處,不穩定斜坡1處﹔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10.4%,地質災害點密度為0.02個/km2,總面積為9.25×104m2,總體積13.17×104m3,地質災害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差3處,穩定性較差1處,災情等級均為小型,地質災害已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23.5萬元。威脅人口62人,威脅資產480萬元。險情等級均為小型。

(3)地質災害低易發區(C)

全市地質災害低易發區1個,為梅川鎮柏樹下村∼花橋鎮鄭公塔∼刊江辦事處二裡半社區滑坡低易發區,主要武穴市域中部,黃(石)∼黃(梅)高速公路南北兩側,該區橫跨梅川鎮、余川鎮、四望鎮、大金鎮、花橋鎮、石佛寺鎮、大法寺鎮、武穴辦事處、刊江辦事處、田鎮辦事處和龍坪鎮8個鄉鎮3個辦事處,總面積597.1km2,佔全市總面積的47.9%﹔該區地貌為丘陵崗區過渡平原區,北部黃(石)∼黃(梅)高速公路以北丘陵區,標高為70∼190m,南側為平原區,標高為26∼46m,出露的地層主要為第四系殘坡積、沖積、洪積層,基岩為中元古代紅安群淺粒岩、震旦系陡山沱組千枚岩、中元古代紅安群淺粒岩。該區人類經濟工程活動較強烈,人類工程活動較密集,水利工程開挖、不良地基土是該區地質災害發生的主要影響因素。

該區地質災害點總數為2處,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4.2%,滑坡2處,地質災害密度為0.003個/km2,總面積為1.05×104m2,總體積9000m3m,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為基本穩定和不穩定,災情等級均為小型。直接經濟損失40萬元,威脅人口36人,預測經濟損失100萬元,險情等級均為小型。

(4)地質災害非易發區(D)

全市地質災害非易發區1個,位於武穴市區東側的刊江辦事處新礬村∼龍坪鎮朝陽村∼萬丈湖農場戴佰章一帶,武穴市南東側,屬長江沖積平原和湖積平原區,湖泊密布,地面標高為15∼18m,該區面積109.8km2,佔全市總面積的8.8%﹔地表無基岩出露,地表均被第四系沖洪積層和湖積層覆蓋。該區多年來未發生滑坡、崩塌、泥石流和地面塌陷等地質災害,今後發生地質災害的可能性不大。

(二)地質災害防治分區

根據我市地質災害易發區分布,把地質災害易發區內人口密集居住區(城市、集鎮、村庄)、重要基礎設施(交通干線、通訊工程、水利工程、電力工程)、重要經濟區(支柱產業開發區、大中型工礦區、循環經濟實驗區)、風景名勝區(自然景點、文化遺存、地質遺跡)、重要農業區(基本農田保護區、特色農業區)以及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規劃區作為地質災害重點防治區。共劃分出地質災害重點防治區4個,總面積142.1km2(表3-2),除4個地質災害重點防治區外,其余均為一般防治區﹔重點防治點20處,一般防治點20處(見附圖2)。

武穴市地質災害易重點防治分區表          表3-2

防治區

重點防治亞區

易發程度分區

防治區段代號

面積

(km2

合計

(km2

(A)

余川鎮桃樹嶺不穩定斜坡∼余川鎮邢山村滑坡不穩定斜坡重點防治亞區(A1

高易發區

A1

39.0

142.1

大法寺鎮張百柯村∼四望鎮劉壽村地面塌陷重點防治亞區(A2)

高易發區

A2

88.9

花橋鎮楊二嶺∼大金鎮花園村滑坡重點防治亞區(A3

高易發區

A3

11.7

梅川鎮下趙-梅川鎮峰口村滑坡重點防治亞區(A4

高易發區

A4

2.5

(1)余川鎮彭河村∼余川鎮桃樹嶺重點防治亞區(A1

該區位於武穴市北北東側,均屬於余川鎮,面積為39.0km2,佔全市總面積的3.13%﹔地貌為中低山區,最高標高為1063.4m,最低標高為80m,相對高差較大,地形切割強烈,坡度為35∼50°,山坡植被發育。出露的地層主要為早白堊紀黃家灣單元二長花崗岩,淺部岩石風化強烈,呈粗砂狀、碎塊狀,工程地質性狀較差,深部岩石較完整,呈塊狀,局部節理裂隙發育。該區人類工程活動較強烈,主要為地形條件限制人工切坡建房,切坡修建旅游公路設施等。目前地質環境問題不突出,但存在較大的地質災害隱患。

該區目前發育有15處地質災害,其中滑坡8處,不穩定斜坡5處,崩塌1處,泥石流1處﹔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33.3%,地質災害點密度為0.41個/km2,總面積為1.45×104m2,總體積4.28×104m3,地質災害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差5處,穩定性較差11處,險情等級為中型的1個,15個為小型,地質災害已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73萬元。威脅人口439人,威脅資產2465萬元。

A1區內重點防治點10處(詳見表3-3),主要為災點編號WX001、WX006、WX008、WX009、WX014、WX015、WX016、WX017、WX018、WX019﹔一般防治點5處。近期防治點11處,遠期防治點5處﹔市級監測點4處,鎮級監測點7處,村級監測點5處﹔工程治理8處,搬遷避讓2處。

表3-3    A1重點防治區重點防治點防治措施一覽表

位置及災種類型

體積
  (m3

險情
  等級

監測
  級別

防治措施

防治
  級別

余川鎮彭河村二組不穩定斜坡

5775

小型

監測

重點
  防治點

余川鎮向宕村二組滑坡

690

小型

工程治理

余川鎮青蒿村雞公山滑坡

35600

小型

工程治理

余川鎮邢元村五組滑坡

1904

小型

監測

余川鎮王沖村三組不穩定斜坡

5200

小型

工程治理

余川鎮王沖村一組滑坡

3300

小型

工程治理

余川鎮王沖村二組不穩定斜坡

4500

小型

工程治理

余川鎮梅宕村七、八組不穩定斜坡

37800

中型

工程治理

余川鎮桃樹嶺五組不穩定斜坡

13200

小型

工程治理

余川鎮桃樹嶺三組滑坡

1200

小型

治理或搬遷

該區人類工程活動主要是山區建房切坡及修路切坡,主要引發滑坡地質災害(或潛在的不穩定斜坡隱患點)。地質災害防治重點為滑坡和不穩定斜坡等,其防治措施主要是加強地質災害的宣傳普及,建立健全群測群防系統,減少對地質環境的破壞,加強對穩定性差的地質災害點的監測預警。對危害嚴重、威脅村庄居民的地質災害先期開展工程治理或專業監測。

(2)大法寺鎮張百珂村∼四望鎮劉壽村滑坡、地面塌陷重點防治亞區(A2

該區位於武穴市西側,橫跨田鎮辦事處、大法寺鎮和四望鎮,面積為88.9km2,佔全市總面積的7.1%﹔地貌為低山丘陵區和長江沖積平原,最高標高為285m,最低標高為22m,相對高差為265m,地形坡度為25∼35°,山坡植被不發育。區內第四系全新統粉質粘土、砂礫石和更新統網紋狀粉質粘土,出露的基岩由北至南地層逐漸變新,主要震旦系陡山沱組燈影組灰岩、寒武系下統牛蹄組、石牌組天河板組石龍洞組泥質灰岩、志留系中統墳頭組粉砂岩,三疊系中統嘉陵江組灰岩、下統大冶群灰岩,侏羅系下統王龍灘組石英砂岩﹔該區岩石風化較弱,岩體結構較好,局部地段被第四系殘坡積層覆蓋。該區人類經濟工程地質活動強烈,主要為礦山(採石、採煤業)開發,以往採煤留下的採空區,目前已給當地的居住環境、生活帶來了較大的隱患,應引起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其次為人工切坡建房和修路引發的環境地質問題。

該區目前發育有15處地質災害,其中滑坡7處,地面塌陷7處,不穩定斜坡1處﹔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31.25%,地質災害點密度為0.17個/km2,總面積為11.94×104m2,總體積18.05×104m3,地質災害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差5處,穩定性較差10處,災情等級均為小型,地質災害已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41.3萬元。威脅人口883人,威脅資產1749萬元。險情等級中型2處,小型13處。

A2區內重點防治點7處(詳見表3-4),主要為災點編號WX026、WX027、WX030、WX032、WX035、WX036、WX038﹔一般防治點8處。近期防治點9處,遠期防治點6處﹔市級監測點1處,鎮級監測點5處,村級監測點9處﹔工程治理4處,搬遷避讓0處。

表3-4      A2重點防治區重點防治點防治措施一覽表

位置及災種類型

體積(m3

地質災害規模

監測
  級別

防治措施

防治
  級別

田鎮辦事處奧德賽化工廠滑坡

13160

小型

監測

重點
  防治點

田鎮辦事處錢爐村錢爐垸滑坡

520

小型

監測

田鎮辦事處馬口村馬口垸不穩定斜坡

65625

小型

工程治理

大法寺鎮張百珂村後山滑坡

560

小型

工程治理

大法寺鎮胡橋村一組地面塌陷

200

中型

監測

大法寺鎮雙廟村二組滑坡

1600

小型

監測

四望鎮竹影山村余全益垸滑坡

7500

中型

工程治理

該區地質災害防治重點為滑坡、地面塌陷(岩溶塌陷、採空塌陷)及不穩定斜坡等,其防治措施主要是加強地質災害的宣傳普及,建立健全群測群防系統,減少對地質環境的破壞,加強對穩定性差的地質災害點的監測預警。對危害嚴重、威脅村庄居民的地質災害先期開展工程治理或搬遷避讓。

(3)花橋鎮楊二嶺村-大金鎮花園村重點防治亞區(A3

該區位於武穴市北部,該區橫跨花橋鎮和大金鎮二個鎮,面積為14.9km2,佔全市總面積的1.19%﹔地貌為中低山區,標高為200∼800m,溝谷切割深度150∼350m,山坡坡度為35∼45°,區內地勢起伏,地面平均坡度25°左右。出露的地層主要為中元古代紅安群淺粒岩、中古代超基岩性、中元古代基性岩、早白堊紀趙俊單元二長花崗岩。本區構造斷裂較發育,地表岩石風化強烈,局部風化呈砂狀、碎塊狀,工程地質性狀較差。該區人類工程活動主要為切坡建房和修建公路。

該區目前發育有6處地質災害,其中滑坡4處,崩塌1處,不穩定斜坡1處﹔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12.5%,地質災害點密度為0.40個/km2,總面積為2.3412×104m2,總體積21.93×104m3,地質災害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差4處,穩定性較差2處,災情等級均為小型,地質災害已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2.2萬元。威脅人口72人,威脅資產395萬元。險情等級均為小型。

A3區內重點防治點1處,主要為災點編號WX045﹔一般防治點5處。近期防治點5處,遠期防治點1處﹔市級監測點1處,鎮級監測點0處,村級監測點5處﹔工程治理1處,搬遷避讓1處。

該區人類工程活動主要是礦業開發、建房切坡及修路切坡,主要引發滑坡地質災害(或潛在的不穩定斜坡隱患點)。該區地質災害防治重點為滑坡,其防治措施主要是加強地質災害的宣傳普及,建立健全群測群防系統,減少對地質環境的破壞,加強對穩定性差的地質災害點的監測預警。對危害嚴重、威脅村庄居民的地質災害先期開展工程治理或搬遷避讓。

(4)梅川鎮下趙∼梅川鎮峰口村重點防治亞區(A4

該區位於武穴市北北西側,均屬於梅川鎮,面積為10.4km2,佔全市總面積的0.8%﹔地貌為低山丘陵區,最高標高為194.6m,最低標高為60m,相對高差為130m,地形坡度為25∼45°,山坡植被較發育。出露的基岩主要為早白堊紀東安河超單元二長花崗岩、早白堊紀鵲兒坡單元二長花崗岩、早白堊紀梅川超單元二長花崗岩和中元古紅安群淺粒岩和白雲石大理岩。淺部岩石風化較強烈,工程地質性狀較差,人工切坡後易形成潛在的滑坡隱患。

該區目前發育有3處地質災害,均為滑坡﹔佔地質災害點總數的6.25%,地質災害點密度為0.25個/km2,總面積為5400m2,總體積1.41×104m3,地質災害規模均為小型,穩定性均較差,災情等級均為小型,地質災害已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為65萬元。威脅人口31人,威脅資產510萬元。險情等級均為小型。

A4區內重點防治點1處,主要為災點編號WX022﹔一般防治點2處。近期防治點2處,遠期防治點1處﹔市級監測點1處,鎮級監測點0處,村級監測點2處﹔工程治理1處,搬遷避讓1處。

該區人類工程活動主要是山區建房切坡及修路切坡,主要引發滑坡地質災害(或潛在的不穩定斜坡隱患點)。地質災害防治重點為滑坡和不穩定斜坡等,其防治措施主要是加強地質災害的宣傳普及,建立健全群測群防系統,減少對地質環境的破壞,加強對穩定性差的地質災害點的監測預警。對危害嚴重、威脅村庄居民的地質災害先期開展工程治理或專業監測。

四、地質災害防治任務

依據規劃期指導思想,結合我市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圍繞全面構建全市 “四位一體”地質災害防治網格化管理體系,加強實施地質災害調查評價、監測預警、綜合治理和應急防治四大體系,進一步落實能力提升、科技創新兩大計劃目標任務,在地質災害重點防治區和一般防治區合理進行地質災害防治任務部署。

(一)構建地質災害防治網格化管理體系

 “十三五”期間,規劃完成我市網格化管理體系建設任務。按照地質災害易發程度,劃分重點網格和一般網格,落實網格化各成員,建設地質災害網格化數據庫和信息平台。本規劃期內根據已開展網格化工作,進一步總結提高,逐步完善的地質災害防治網格化管理體系。

(二)實施調查評價

一是開展地質災害排查和年度“三查”。各鄉鎮開展轄區范圍內的地質災害統一排查和年度汛前排查、汛中巡查、汛後復查的“三查”工作,並及時更新地質災害信息系統。

二是開展地質災害詳細調查和重點地區岩溶塌陷調查工作。完成我市地質災害詳細調查(1:5萬)和南部鄉鎮岩溶塌陷調查工作。

三是開展重點工程區、重大工程地質災害調查評價。對重大基礎設施工程進行地質災害危險性評估和環境地質調查工作,為確保重要工程安全提供地質災害防治依據。在城區和重點鄉鎮嘗試開展資源環境承載能力評價。

(三)健全監測預警

落實地質災害點專業監測預警。規劃每年對已建成的地質災害專業監測網點繼續開展監測工作,並進行維護﹔在地質災害重點防治區,每年新建1處市級督辦重大地質災害專業監測點﹔市政府及市直相關部門,針對威脅城鎮、重大工程區及交通干線的地質災害隱患點逐步建立專業監測點,以提高我市地質災害監測網絡的空間控制能力。

完善群測群防體系建設。在地質災害易發區內,全面完成高標准“十有縣”建設。結合網格化管理工作,全面開展地質災害隱患點群測群防工作,實現群測群防監測網絡全覆蓋。

加強地質災害氣象預警預報。在已有地質災害氣象預警網點基礎上,建立覆蓋全市的地質災害氣象預警網點,實現地質災害氣象預警網絡全覆蓋。

(四)實施綜合治理

1、實施搬遷避讓工程

對不宜採用工程措施治理的、受地質災害威脅嚴重的居民點,通過項目申報向省國土廳和市政府爭取資金,每年實施1處主動搬遷避讓工程﹔同時,結合易地扶貧搬遷、生態移民等任務,充分考慮“穩得住、能致富”的要求,實行主動避讓,易地搬遷。

2、開展重大地質災害隱患點工程治理

選擇威脅人口眾多、財產巨大,特別是威脅市區、集鎮的地質災害隱患點開展工程治理。規劃對15處重點地質災害隱患點進行工程治理。

(五)強化應急防治體系建設

完善地質災害應急指揮體系,建立突發地質災害應急指揮中心,履行監測預警與應急隊伍職責。進一步建實建強市的地質環境監測保護站武穴分站。推進基層地質災害應急處置和救援隊伍建設,配備應急車輛等必要的應急裝備,提升應急處置能力。
    加強應急值守隊伍建設,完善應急值守工作制度,提高信息報送的時效性、准確性,及時發布地質災害預警信息和啟動應急響應,提高應急值守信息化和自動化水平。編制突發地質災害應急預案,開展綜合預案推演和實戰演練﹔健全共同責任機制,編制相關工作規程﹔開展應急處置技術研究,全面建成我市地質災害應急體系。

(六)提升基層防災能力建設

“十三五”期間,完成我市地質災害防治高標准“十有縣”,提升基層地質災害綜合防御能力。

加強地質災害防治信息化工作。建立完善地質環境信息化管理系統,構建網格化、智能化的地質災害群測群防技術體系,建立主動融入全省統一的地質災害應急指揮平台的建設,實現地質災害防治數據的存儲、管理、決策功能,提升對突發性地質災害的快速響應信息報送調度指揮的能力。加強地質災害信息共享與服務,實現與氣象、水利、環保、住建、交通、旅游等相關部門的業務協作和信息共享,有效提升應急處置和服務社會能力。

加大宣傳培訓力度。通過媒體網絡宣傳公益廣告、專家講座、應急演練等方式,向廣大人民群眾、各級管理干部深入宣傳地質災害防治知識,提高公眾應急意識,增強公眾應對突發地質災害自救互救的能力和信心。

提升科技支撐能力。實施科技創新研究,加強地質災害防治科技工作,提升在地質災害形成機理、早期識別、成災模式等方面的科學認識,加強災害風險評估、預測預警等研究,完善地質災害相關理論。開展新理論、新技術、新方法的應用實驗,加強無人機遙感、GIS等技術的應用,大力推進大數據和雲計算在地質災害防治中的應用。

五、資金籌措及實施安排

(一)資金籌措

建立多元化多渠道的地質災害防治經費投入機制。地質災害防治主要是政府行為,公益性強,必須多方面籌集和正確使用資金,才能確保防治規劃的認真貫徹實施。

(1)將地質災害防治經費納入武穴市財政預算﹔

(2)按照“自然形成的地質災害由國家負責治理,人為引起的地質災害,誰誘發,誰治理”的原則,將防治資金落實到有關部門、單位或個人。

(3)重大地質災害的防治資金,經國土資源部門立項,經國家有關部門批准,由國家、地方共同承擔。

(二)實施安排

按照輕重緩急,突出重點的原則,量力而行,盡力而為,科學安排,合理部署,選擇最迫切的搬遷任務、治理工程優先實施。2020年前,基本完成地質災害重點防治區綜合防治任務,全面完成地質災害詳細調查任務,查明重點工程區地質災害隱患點基本情況,編制重點區地質災害風險圖,提出綜合防治方案,及時更新防災預案﹔提高地質災害監測預警水平,實現監測預警網絡全覆蓋﹔組織開展應急演練,提升應急水平﹔完成危害嚴重、治理難度大的地質災害隱患點的人員搬遷及貧困縣的扶貧搬遷任務﹔對危害重大、難以實施搬遷避讓的重大型隱患點,採取工程治理措施。規劃期末,對威脅城鎮、學校、居民區、重大工程區的隱患點,基本完成搬遷或治理,解除威脅。

武穴市畢竟地方財力有限,實施地質災害防治規劃,部分資金目前需要國家撥款,防災資金的使用應當專項管理,做到專款專用,對挪用防災資金的單位和個人要嚴肅處理。

六、預期效果

通過實施地質災害防治規劃,將達到如下效果:

(一)、預期達到的減災防災水平

武穴市通過實施地質災害防治後,其減災防災將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 “四位一體”網格化防災體系良好運行,地質災害防治的責任更加明晰,形成“政府主導、部門聯動、群眾參與”的地質災害良好局面,全市地質災害造成的損失也將趨於最小。

(二)、地質災害防治的效益

1、社會效益

通過實施地質災害防治工程,將增強廣大人民群眾的防災意識,奠定堅實的防災減災的群眾基礎,保障社會秩序的安定,保證資源有序、合理地開發利用,促進國民經濟持續發展,同時,還將保護地質生態環境,使資源與環境協調發展,其社會效益巨大。

2、經濟效益

通過對地質災害的防治採取的措施和近期防治工作部署﹔按投入與防治效果比來分析,投入的資金主要由地質災害防治網格化體系建設、重點監測點的布置、重大隱患點的勘察、工程治理費用、搬遷避讓費用、氣象預報預警費用、退耕還林補償費用等構成,初步估算費用為2171萬元,預測造成的經濟損失為5909萬元,投入產出比1:3.7,同時使約1481人不再受地質災害的威脅。由此可見地質災害防治的經濟效益是極為顯著的。

七、保障措施

(一)政府主導、強化管理

明確市政府與鄉鎮政府地質災害防治工作事權的劃分,分級防控﹔堅持政府在地質災害防治工作中的主體責任地位,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國土資源主管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地質災害防治的組織、協調、指導和監督﹔在市政府的統一領導下,相關部門密切配合,各負其責、各司其職,齊抓共管做好地質災害防治工作。

(二)加強法制建設,堅持依法行政

市政府和相關部門嚴格按照《地質災害防治條例》和《國務院關於加強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的決定》以及《湖北省關於加強地質災害防治工作的實施意見》的要求,加強協調溝通,全面落實地質災害防治工作。進一步完善與《地質災害防治條例》相配套的規章,及相關的國家、行業、我省技術標准體系。

堅持法治思維,依法防災。地質災害調查評價、監測預警、綜合治理、應急防治等工作,必須按照相應的法律、標准規范進行。

(三)加強地質災害防治隊伍建設

進一步加強市級突發地質災害應急工作機構和技術支撐機構建設,以加強對我市地質災害應急工作的指導。對在基層一線從事地質災害巡查調查、監測預警等防治工作的專業技術人員,要在職務、職稱等方面給予政策傾斜,確保基層地質災害防治隊伍的穩定

(四)依靠科技創新,提高地質災害防治能力

科學開展地質災害防治,適應我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時代要求,重點加強地質災害防治新理論、新科技和新方法研發與應用,增強地質災害綜合防治能力,提高地質災害的綜合勘查評價和監測預報水平,提升信息採集處理和防災減災應急處置能力。加強地質災害防治技術培訓和技術服務工作,及時將實用、先進的技術方法應用於防災減災實踐。國土資源、發展改革、財政等相關部門,要加強對工程治理項目的支持和指導監督。

(五)規范投入,多渠道籌措資金

要將地質災害防治經費納入政府財政保障范圍,並根據工作需要逐步加大投入力度。要切實加強地質災害調查評價、監測預警、應急保障和防治工程資金投入,加大對群測群防體系建設的支持力度。市人民政府要將地質災害防治經費和群測群防員補助資金納入本級財政預算,增加地質災害防治經費投入。要嚴格資金管理,確保地質災害防治資金專款專用,同時探索制定優惠政策,鼓勵、吸引社會資金投入地質災害防治工作。

(六)廣泛宣傳,提高全民防災減災意識

加大宣教力度,通過各種形式的宣傳媒介,普及地質災害基礎知識,提高政府、部門、單位和公眾的防災減災意識。地質災害易發區鄉(鎮)人民政府負責人要全面掌握本轄區地質災害情況,切實增強地質災害防治及搶險救援指揮能力。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